首页 > 热点专题

长篇小说《红旗谱》创作的前前后后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2-21



温/熊坤静

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有许多反映农民革命生活和斗争的小说。小说《《红旗谱》》是最有影响力和最杰出的小说之一,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民革命运动的一部壮丽史诗。

那么,茅盾的这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是如何诞生的呢?他创作前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这部小说再现了作者的经历

梁斌,原名梁伟洲,1914年3月出生于河北省礼县梁家庄的一个富裕家庭。他在礼县利高小学上学时加入了共青团。1930年9月,考入河北省保定市第二师范学校(以下简称二师)。那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反帝联盟。

1932年春天,抗日救国运动风起云涌。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二师学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并与保定市10多所学校联合起来,要求当局停止“剿共”,团结抗日。为了粉碎学生潮,河北省国民党当局于四月突然宣布解散第二师,并在报纸上公布了一份“共产主义思想罪犯”和“嫌疑犯”名单,其中包括梁滨。二师学生坚决抵抗,结果被国民党军队和警察围困在校园里,切断了食物和其他供应。按照党的指示,因病休学在家接受治疗的梁斌很快回到保定参加护士学校的斗争。他积极联系四乡学生,向群众广泛宣传二师学生的正义斗争。他募集捐款帮助被困学生,让他们与反动当局对峙了近3个月。7月6日上午,宪兵冲进校园向学生开枪,以驱逐第二师的学生。结果,12名共产党员和一名党员被杀害,50多名学生被捕。这被称为“7月6日”大屠杀。梁斌后来回忆道:“这场斗争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7月6日的大屠杀中,50多名同志被逮捕,10多名同志被杀害。这是我一生中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

1932年8月27日,在党的领导下,保定地区高阳县和礼县的农民爆发了反对国民党黑暗统治的大规模武装斗争。然而,三天后失败了,47人死亡。它被称为“高丽暴动”。梁斌积极参加了这场斗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他变得更加坚强:“自从加入这个团以来,4月12日的反革命政变是我心中的第一根刺。第二师7月6日的大屠杀是我心中的第二根刺。”“高丽暴动”是我心中的第三根刺。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挥舞我的笔杆,造一把剑和一把矛来与敌人作战!”

梁滨

1933,梁滨加入了北方“左翼”作家联盟。第二年,他以“高丽暴动”为主题发表了《夜之交流》。抗日战争期间,他积极参加我党领导的地下革命斗争和游击活动。1942年,他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三个布尔什维克的爸爸》》,开始形成朱老钟的形象。第二年,他仍然以朱老中为主要人物,从第二师开始写抗日战争的爆发。他将其扩展成一部超过50,000字的中篇小说《父亲》,并在《晋察冀文艺》出版。这实际上成了他后来的小说《红旗谱》的雏形。

至于当时的创作动机,梁斌后来在他的文章《红旗谱》中回忆道:“我在想怎样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我为什么要写〈红旗谱〉》),把那些伟大的品质一直写下来。因为这个原因,我想到写我家乡的人,我家乡的人和我家乡的地方风景。我想在纸上把我家乡的人物、性格、风格、民族和当地的风景变得生动起来。我必须从这个地区的人们的生活中选择和提炼典型的语言.我经常想知道如何使它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文学作品。我选择了古典小说中的传统方法。在结构上,它没有脱离古典文学的民族形式。语法结构与农民自己的语言是分不开的,但应该尽可能通俗易懂,这样受过教育的农民可以理解,没受过教育的农民也可以理解。1951年,梁斌和他的妻子离开了英国。

1953年6月,梁斌在武汉正式开始写《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以“高丽暴动”和二师学生的护理斗争为主要内容,以朱老中为主要人物,在中篇小说《红旗谱》的基础上构思和展开。在写作中,他身心俱疲,忘记了吃饭和睡觉,每天伏案工作超过十个小时。至于当时的情况,他曾经这样描述:“我的创作欲望和灵感达到了高潮,我无法停止。黎明起床,洗一会儿澡,开始写作。早餐时间到了,我还没有写完一个程序,当我写完一段时,它已经结束了。午餐和晚餐也是如此。有时它会这样写,记住我还没吃饭,但是两顿饭已经过去了.梁滨夫人回忆她丈夫创作的《父亲》时说:“他就像一个傻瓜。他送饭时吃,不送饭时饿。不跟人说话,别人也不听,但当谈到《红旗谱》这个人物时,他立刻非常高兴。写完之后,他的大脑仍然处于极度活跃的状态。他无法平静下来,除了失眠或失眠。”

除了紧张的创作,梁斌还和其他人聊天。然而,由于他满脑子都是《红旗谱》,他总是在聊天后忘记带粉丝,所以一个夏天他就失去了100多个粉丝。武汉的夏天非常热。当他沉浸在写作中时,他的汗水一直往下流。他经常弄湿信纸,模糊字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想出了一个“湿床单降温法”,就是用冷水浸泡床单,然后把它们挂在房子里降温。与此同时,他倒了一盆冷水,浸泡了一条毛巾,并不断地用湿毛巾擦洗他的头和身体。或者干脆把冷水盆放在桌子下面,把你的脚泡在盆里。

梁斌只用了一年就完成了《红旗谱》的初稿。在这部小说中,他极其细致、忠实地描述了二师学生为护士学校奋斗的全过程,真实地再现了二师学生与反动派生死搏斗、与敌人团结一致的无畏革命精神。故事中的一些学生使用了他们的真名,如护士学校委员会宣传部长刘光宗烈士,组织部长曹,检查部长。烈士贾良图在小说中只改了一个字,就写了贾应图。

萧一心一意为工作而奋斗

1954年,在广泛征集作家投稿的过程中,中国青年出版社(以下简称“中国青年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从老战友、时任中央戏剧实验剧院演员(其丈夫在中央文学研究所工作)的张运芳那里得知,被调任中央文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研究所”)支书的梁斌写了一部关于农民革命斗争的小说《红旗谱》。征得文学编辑室主任姜同意后,肖和编辑张宇到文学研究所找梁斌解释稿。在得到梁斌的同意后,他们把《红旗谱》的初稿带回了中国青年协会。

萧仔细审阅了《红旗谱》初稿后,兴奋异常,立即打电话给梁斌,告知他的阅读感受,并约定了与作者见面的时间。这一天,小牧野和张羽第一个回来了

1955年3月,梁斌调任河北省文联副主席,作为一名职业作家,他致力于《红旗谱》的修订工作。六个月后,他把《红旗谱》修改成了草稿。萧、张宇等一个接一个地看了修改后的稿子后,以中国青年协会第二编辑部的名义给梁斌写了一封信,对稿子作了总体的肯定,并提出了两点意见:“工作还是写得不好,有些章节还不够好剪裁”;“关于党的地下工作的艰苦性的着作还不够多”。与此同时,信中还强调“有必要明确指出作品中哪些历史事件应该得到肯定,哪些应该受到批评”。“也因为这是一部描写革命斗争的小说,将对读者产生深远的影响。我们和你应该严肃对待它.除了请河北党委检查外,还要请中央委员会检查。”11月12日,梁斌在回信中说:“感谢您对我工作的尊重。我同意你的观点。出版前,应送中央和作协审查。”他说:“现在我计划分两部分出版这本书。第一部分(《红旗谱》),约27万字;第二部分《红旗谱》大约是240,000字。第一次是在明年初夏。第二部分将于秋季结束。这样,我们就能在目前的基础上做得更好。”

为了节省梁斌往返北京的时间,萧于1956年春末专程到保定考察《红旗谱》的第二次修订版。读完之后,他兴奋地对作者说:“诗,这是一首18元1000字的史诗,定额3万册……”并与梁斌正式签订了合同草案。今年年底,作者向中国青年报提交了《红旗谱》的修订版。考虑到解放前萧在晋察冀革命根据地工作、战斗,熟悉农民运动和郦县博野地区的生活,蒋决定担任该小说的责任编辑。

梁斌正在写《七月》的第三部分。

《红旗谱》梁斌能遇到肖这样一位负责任、敬业的编辑真是太幸运了!与肖共事的年轻编辑王福在他的文章《红旗谱》中说:“我记得从你读《红旗谱》初稿的第一天起,你就像作者一样充满激情地赞扬它。你把你的心和灵魂放在不完美的地方,整晚都在考虑修改计划。你已经为它仔细地处理和修饰了文本。有时候,作为一门语言,当我回家的时候,我被委托咨询我的祖母(《红旗谱》是关于我的家乡)。你一丝不苟,不断进步。为了创作出一部伟大的作品,你放弃了写作,放弃了睡眠,甚至放弃了吃饭,忍受着剧烈的胃痛.

小说《《红旗谱》》出版后,萧曾拿了一大份样本,在北京找了几份刊物,希望在出书前先试着选几章,发几章,听听各方面的反馈,以便在中国青联付印前做进一步的修改。结果,他非常失望。回到出版社后,他对蒋说:“一个作家成名之前,很难发表他的作品。算了,让我们直接出版这本书吧。根据肖的建议,中国青年通讯社于1957年11月正式推出《第一个带路的人忆萧也牧老师》号大本精装本,并配以黄洲插图。

震撼文坛影响深远

小说《红旗谱》出版后立即震惊了中国文坛。其宏伟的历史画卷、丰满的英雄形象和鲜明的民族风格不仅受到评论家的称赞,也受到读者的喜爱。《红旗谱》发表了大量关于《红旗谱》的评论文章,并于1958年编辑出版了《红旗谱》。其中,对《红旗谱》的赞美主要集中在小说的史诗性、农民英雄形象的塑造和民族风格上。

更多的评论集中在《文艺报》对以朱老中为首的农民英雄形象的刻画上。大多数评论家认为朱老钟和严是小说中最突出的人物。“这两个字可以概括中国农民的典型性格。朱老中主要代表了中国农民豪迈、慷慨、热爱自由、不屈不挠的一面。严主要代表了中国农民的善良、勤劳、淳朴和保守。这两种模式的结合几乎概括了农民的全部特征。”最耀眼的形象是农民英雄朱老中。"朱老钟是当代文学作品中第一个具有如此历史深度的革命农民英雄形象."“他的性格是在典型的环境中形成的,因此具有高度的典型性。这部小说可以说是对民主革命时期农民生活和斗争的比较全面的总结,在艺术上达到了相当的深度和高度。

这部小说独特的艺术风格也很受欢迎。“《红旗谱》的艺术风格是浑厚而大胆的,它始终是一种响亮而清晰的革命乐观主义的基调。”何(指梁斌)追求的是比西方小说略粗但比中国一般小说更好的创作风格,既成功地吸收了传统民族作品的艺术特色,又恰当地采用了具有西方小说艺术技巧的统一的民族艺术风格。“1958年初,当小说《《革命英雄的谱系〈红旗谱〉评论集》》被放在新华书店的书架上时,被河北话剧团(1960年改名为省级话剧团)的同志们买下了。传阅后,每个人都觉得这部小说非常适合改编成剧本。因此,他们很快将这部小说改编成同名剧本,并于9月份搬上了戏剧舞台,在保定与观众见面。

1959年春天,河北话剧团的所有作家都来到了小说《《红旗谱》》发生的高阳县农村。在与群众一起吃饭、生活和工作时,他们广泛收集材料,进一步修改剧本。在接下来的3年绩效实践中,绩效发生了变化,同时绩效也有所提高。经过15次修改,该剧最终将被改编成一部深受大众喜爱的9幕剧。剧组去过河北农村、天津三次、保定四次、北京两次。他们还去武汉、上海、苏州、南京、济南、开封、郑州、福州等地演出了300多场。该剧自成立以来,已成为河北省剧目中最具影响力、评价最高、表演最多的剧目。

1959年,河北话剧团演出话剧《壮阔的农民革命的历史图画读小说〈红旗谱〉》。

1960是真正的“《红旗谱》”。由于供应短缺,中国青年出版社再版了小说《红旗谱》。上海文艺出版社根据河北话剧团演出的同名话剧,拍摄了大量剧照,并印制成同名连环画,在全国发行。这部同名电影由北京和天津两家电影制片厂联合制作,于年底上映,因此这部小说《《红旗谱》》在全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鉴于小说《《红旗谱》》的巨大成就和影响,为了表彰梁斌对中国文学事业的杰出贡献,时任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的林铁给予作家一笔特别津贴,将他的行政工资提高两级,使他能够享受省部级待遇。

在十年的灾难中,《红旗谱》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四人帮”下令禁止小说翻印、出售、借阅。他们炮制了大量的批判文章,并以“歌颂王明路线”、“歪曲历史事实”、“为错误路线立碑立传”等罪名,对《红旗谱》发动了大规模的围攻。他们将《红旗谱》贴上“黑旗”的标签,梁斌被贴上“黑人作家”的标签,遭受斗争和监禁等各种迫害。

粉碎“四人帮”后,《红旗谱》终于迎来了第二个春天。《红旗谱》赵可的评论《红旗谱》首次发表在1978年的第三期上,更正了《红旗谱》的名称。梁斌也恢复了工作。从那以后,这部小说被重印,同名电影再次在全国各地的电影院上映。

英语

1978年4月,中国青年通讯社发布了第四版《红旗谱》。在第二版之前,梁斌调整了小说的结构,从没有把它分成三卷。第1 ~ 24章是第1卷,从清朝末年朱老龚因柳树而大吵大闹到1928年朱老仲访问济南。第25 ~ 40章是第2卷,写高丽暴动;第41 ~ 59章是第三卷,是由第二位老师写的。同时,他还根据读者的意见,从三个方面对小说进行了修改,力图抹去王明在二师学生运动中“左”倾路线的痕迹,力图表现革命斗争,批判“左”倾盲动主义。历史上的学生运动是王明“左”倾路线领导下的一次失败,但参加学生运动的学生都是纯洁的、热情的、献身革命的。因此,在《红旗谱》重印之后,作者介绍了他的经历,并说:“在政策问题上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起初,他还想积极批判“左倾盲动”思想。后来,他认为书中的这些人都是当时的执行者,当然他们也有责任。但是,今天在文学作品中,他们主要写的是他们在阶级斗争中的勇敢,以便于后人学习,把批评的责任留给我们党的历史学家。”

小说《红旗谱》是“《红旗谱》三部曲”的第一部(第二部《文艺报》出版于1963年,第三部《重评〈红旗谱〉驳所谓“专写错误路线”的谬论》出版于1983年,共120万字)。自该书出版以来,已在中国出版了20多次,并被翻译成俄语、英语、日语、越南语和朝鲜语,总印数超过500万册。它还被改编成同名话剧《京戏》(1960年承德京剧团)、《评剧》(中国评剧剧院)、《河北梆子》、影视剧(2004年由中央电视台、天津电影制片厂、中央电视台传媒有限公司、天津金宏胜利制药有限公司联合制作),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本文原文为《红旗谱》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调查

维权支持:河北吉能律师事务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