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美国立场毫无松动迹象 WTO可能因他离职而瘫痪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3-15



美国的立场没有松动的迹象。世贸组织可能会因为他的辞职而瘫痪。摇摇欲坠的世贸组织可能会在2019年底遭受另一次打击。

据外国媒体报道,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的三名剩余法官中,美国法官托马斯格雷姆可能会在12月辞职。如果他真的辞职,上诉机构将在12月10日之后瘫痪。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9月30日,世贸组织将在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继续讨论启动上诉机构新法官的遴选/改选程序。然而,在8月15日的最后一次常会上,尽管支持迅速解决这一问题的世贸组织成员的数量激增至115个,但美国在选择上诉机构新成员方面没有放松其立场的迹象。

格雷厄姆于12月10日准时离开?

格雷厄姆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任职,他的第二个任期将于12月10日结束。然而,通常任期结束的上诉机构法官在至少完成其世贸组织上诉之前不会正式辞职。

但如果格雷厄姆选择辞职,这将加速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在年底的崩溃。原因是,根据世贸组织的有关规定,每项决定至少应由三名法官作出,而在他离开后,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将只有两名法官,而二审机构将无法作出决定。

上诉机构是世贸组织系统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根据相关法律,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有7名常任法官。然而,近年来,由于美国蓄意阻挠启动上诉机构法官的新/改选程序,从2018年1月起,上诉机构只有三名法官,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三名法官也是上诉机构运作的最基本要求。

其中,格雷厄姆和印度法官乌贾尔辛格巴蒂亚的任期都将于2019年12月届满,而中国法官赵红的任期将于2020年11月届满。

格雷厄姆几天前在日内瓦接受采访时说:“还没有最终决定。我正在密切关注局势。”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许多世贸组织法律专家指出,如果作为最终上诉机构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瘫痪,这将反过来影响专家组,并最终导致整个世贸组织仲裁机制瘫痪。

简而言之,其原则是世贸组织仲裁机制是一个双轨系统,第一层是专家小组,第二层是上诉机构。如果上诉机构瘫痪,大多数世贸组织上诉案件将成为一个死循环:通常败诉方将选择对专家组的报告提出上诉。如果上诉机构瘫痪,上诉将永远不会是最终的,败诉方也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拒绝专家组的报告。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顾问斯科特米勒指出,他看不出美国反对格雷厄姆的原因:从战术上讲,美国通过撤销上诉机构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

由于美国近年来的行动,世贸组织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困难。一方面,两年多来,由于美国蓄意阻挠上诉机构法官的遴选/改选过程,上诉机构7名法官中只有3名仍在工作。另一方面,正是在这两年中,世贸组织受理的案件数量激增。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了世贸组织数据库,显示在2016年和2017年,世贸组织受理了17起争端案件,这也是世贸组织通常受理案件的平均值。然而,2018年,世贸组织接受的争端数量飙升至39起。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有24例与美国有关,2019年至今又增加了16例。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诉机构的工作速度和程序,许多重大案件已经结案,特别是欧盟诉美国补贴波音案(以下简称“DS353”)和韩国诉日本出口限制案(以下简称“DS590”)。

其中,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就飞机补贴的相互诉讼案中,15年后,美国将在

9月30日,世贸组织将在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再次努力开放上诉机构法官的招聘/改选程序。

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随着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关闭日期的临近,支持打破僵局的世贸组织成员数量正在增加,从6月中旬的75个增加到8月中旬的115个。

世贸组织有164个成员,这意味着近70%的成员选择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

8月15日,在代表115名成员发言时,墨西哥再次提议启动上诉机构六个空缺的选举程序:现有的四个空缺和格雷厄姆和巴蒂亚第二任期结束后将于今年12月10日出现的两个空缺。

墨西哥代表说,提交提案的成员人数相当多,这反映了各方对上诉机构现状的共同关切。目前的情况严重影响了上诉机构的运作,也影响了整个争端解决机制的运作,这不符合成员的最佳利益。包括欧洲联盟和加拿大在内的成员表示支持墨西哥代表的提议。

但是,美国表示不能支持上诉机构开始新成员的遴选过程,因为美国以前发现的系统性问题还没有解决,而美国16年来一直指出其对上诉机构“司法越权”行为的担忧。

根据第一财经新闻,在9月30日的会议上,加拿大和欧盟将发布一份联合声明,介绍欧盟和加拿大关于临时上诉仲裁安排的建议,以及关于开始为上诉机构挑选法官的建议。

早些时候,在7月底,欧盟和加拿大宣布,如果各方未能努力保护上诉机构免于瘫痪,欧盟和加拿大将根据世贸组织法律建立一个临时上诉仲裁程序。

但是,这个临时上诉仲裁程序机制只适用于欧盟和加拿大之间的争端。必须指出,临时上诉仲裁程序的背景是,欧盟和加拿大都认为上诉机构的中止是迫在眉睫的事实。

"解决上诉机构的僵局仍然是欧洲和加拿大之间的当务之急。如果目前的僵局持续下去,上诉机构将无法在2019年12月10日之后接受新的上诉。”欧洲和加拿大方面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说。

"仲裁案件似乎相对较少,所以每个人都去仲裁。优势在于速度快。”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程大伟在早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作为一种临时选择,暂时帮助世贸组织度过难关是可能的,但从长远来看,仍有必要坚持争端解决机制的规范性、长期性和法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