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吉林原省长洪虎:父亲常告诫 不要指望铺桥搭路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3-14



原标题:采访“上述两位将军”洪学智的儿子、吉林省前省长洪虎:“我父亲总是告诫我不要为你们的发展而造桥修路,而要走我自己的路。”1988年9月27日,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第二次新中国军衔授予仪式。十七位将军被授予共和国将军军衔,75岁的洪学智是最高将军。

这是洪学智第二次被授予将军军衔。第一个仪式于1955年9月27日在新中国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洪学智和其他55人被授予将军军衔。同时,他被授予一等八一奖章、一等独立奖章和一等解放奖章。

在新中国历史上,他两次被授予将军军衔,只有洪学智一人。他也被称为“两个假将军”。“我父亲两次获得将军军衔,这实际上是我们军阶制度改革的结果,与当时的具体国情和军事情报有关。”最近,洪学智的长子、前吉林省省长洪虎在接受《政治事务》专访时表示。

洪学智出生于1913年。他于1929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参加了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参与指挥渡海战役,解放了海南岛。1950年10月,洪学智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副总司令,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并协助彭司令员指挥志愿军赴朝作战。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1954年2月,洪学智成为总后勤部前副部长兼参谋长,1956年12月,他成为总后勤部前部长。

洪学智出生于1913年。他于1929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参加了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参与指挥渡海战役,解放了海南岛。1950年10月,洪学智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副总司令,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并协助彭司令员指挥志愿军赴朝作战。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1954年2月,洪学智成为总后勤部前副部长兼参谋长,1956年12月,他成为总后勤部前部长。

1959年7月庐山会议后,受彭冤案的影响,洪学智调到吉林工作18年,1977年回到北京,任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1980年1月,他再次担任前总后勤部部长,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90年,他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洪学智,也被称为我军现代物流的创始人和先驱,于2006年在北京去世。

近日,经过八年的实地调研,军事作家章子怡的文学传记《洪学智》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完整再现了洪学智77年的军旅生涯。新书出版时,洪学智的儿子洪虎接受了《政治事务》的专访。

洪虎出生于1940年的革命时代,成长于社会主义建设的浪潮中。改革开放后,他在原国家体改委任职,1998年后出任吉林省省长。

洪学智有八个孩子。洪虎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也最了解他。“他经常警告我们,我们必须按照规则行事,走正确的道路,不要误入歧途。你不要指望我为你的发展建造桥梁和道路。你必须走自己的路。”洪虎说道。

谈论文学传记《洪学智》

兼顾文学和历史,准确还原父亲的生活

政治事务:领导者的传记通常需要家人的大力支持。你如何与作者章子怡合作?

洪虎: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他自己在2002年写了一本回忆录。当时,销量很大,史料也很丰富。读者主要是对军事历史感兴趣的人。父亲去世后,金盾出版社组织了一批人进行调查和收集资料,并决定出版父亲的文学传记。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前社长朱冬生推荐了军事作家章子怡。

张紫英工作非常努力,也很努力。他采访了许多人,包括我的母亲、弟弟和妹妹等。最后,他在8年内创作了这本超过100万字的书。我的整个家庭都非常支持这项工作,提供了许多原创

洪虎:我父亲是中国唯一两次被授予将军军衔的人。这对他来说是一次非常传奇的经历。然而,他两次被授予将军的事实并不意味着他将被加到原来的将军上,而是与我国两次军阶制度的历史有关。

1955年,我国首次实行军衔制度。军衔的建立受到了前苏联的影响。第一批将军是10名元帅、10名将军、55名将军、175名将军和800多名少将。我父亲被授予将军军衔。1965年,为了实现官兵的团结,国家宣布废除军衔制度。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后,33年后的1988年,中国决定恢复军阶制度。第二次,中央军委取消了元帅和高级将领的职务,使他成为新时代的最高军衔。1988年,我父亲当时是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所以他有两次机会获得相同的军衔。

政治事务部:他对这些荣誉有什么看法?

洪虎:父亲很轻视荣誉。他曾经说过,“这主要是由国家的具体国情决定的。一个人一生中的名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国家和人民做出了什么贡献,做了什么好事。”

谈物流建设

通过朝鲜战争认识现代物流的重要性

政治事务:洪学智神父曾两次担任总物流长,也被称为我军现代物流工作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你怎么理解?

洪虎:1950年,我父亲帮助彭司令进入朝鲜作战。他作为志愿者的副指挥官,负责总部、特种部队和后勤。当时,志愿者没有自己独立的后勤保障,由东北军区后勤部负责组织后勤保障。打了几场仗,发现后勤支援跟不上。我们的士兵必须携带干粮和弹药,只能战斗5到7天。但是在这场战争中,强大的美国空军已经掌握了对空气的控制。这场战争不仅限于两军之间的接触,还可以深入到我军的后方,攻击、轰炸和摧毁我们的运输路线。

此外,供应模式已经改变。过去在中国打仗时,群众路线是走的,基本上是从人民那里拿走给养。在任何战区作战时,人们被组织起来在附近提供食物。武器和装备主要来自敌人,夺取敌人使用的任何装备。然而,这种方法在陌生的朝鲜失败了。缴获的美国装备与美国和朝鲜人民军使用的装备不匹配,也没有相应的维修零件。我们需要自己组织武器、弹药和干草的供应。

1951年5月,志愿者们决定建立自己的后勤系统,由他们的父亲负责,他也是志愿者后勤总部的指挥官。为了对付敌人对我们通讯线路的全面轰炸,我父亲组织后勤部队发动了一场“反破坏”斗争,建立了作战后勤,并通过武装手段保证了供应。支援中的战斗和支援中的战斗建立了一条钢铁运输线,它不会被破坏、炸毁和冲走,确保了前线行动的物资供应。

政治事务:这是否意味着后勤也是战斗力的一部分?

洪虎:是的,以前没有战斗的概念。通过朝鲜战争,我们逐渐意识到现代物流的重要性。后勤不仅是实战效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战斗力不断生成的重要保证。1956年父亲出任总后勤部部长后,面对后勤工作现代化、标准化的新形势,他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从国家和军队的实际出发,理顺后勤体系、完善组织结构、完善标准体系等方面,使我军后勤建设在标准化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Administration:父亲洪学智在1980年再次担任首席物流官后,为现代物流做了些什么?

洪虎:在他的父亲阿桂担任总后勤部之后

洪虎:改革开放后,我从青海调到国家体改委工作。1998年,中央政府决定让我去吉林当省长。对我来说,当州长是一种压力。

当时在吉林省的领导干部会议上,我坦率地说我从来都不是最高领导人,只是当副手和助手,缺乏执政经验。我曾在国务院的企业和部门工作过,但我没有在地方工作过,缺乏地方工作经验。我对宏观经济很熟悉,但我还没有在农村、农业和农民中做过“三农”工作。这是我的弱点,需要弥补和加强。只有把压力转化为工作动力,我们才能对得起吉林人。

政治事务:他知道你去吉林当省长了。他在你的工作中给了你一些指导吗?

洪虎:直到中央组织部找我谈话,我父亲才知道我要去吉林工作。他多次告诉我,我们应该真正为老百姓做实事,而不是为了名利。知道我要去吉林,他让我注意吉林的几件事。

第一个是1936年在吉林市修建的丰满水库。丰满水库建成时,受技术条件限制。他总是担心大坝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后倒塌。丰满水库的水是吉林人头顶上的一个大盆地。如果出了问题,吉林和长春可能会受到影响。他反复告诉我,我必须注意。第二,他关心吉林的粮食发展。吉林作为国家粮食供应基地,如何调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保证粮食供应?

2002年,我父亲去世前最后一次访问吉林,惊讶地发现长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告诉我,“长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让人们很开心。我在吉林工作了18年,对吉林有很深的感情。你应该为吉林做更多的实事和好事,让人民安居乐业。”

洪学智和洪虎

政治:洪学智神父生前为何关注四平烈士陵园和四平战役纪念馆的建设?

洪虎:我父亲对四平情有独钟。他在四平打过四次仗。他三次都参加了,有一次他还是前线的总司令。他从苏北带来的许多人都死在四平,他从未忘记。

在我去吉林之前,我父亲告诉我们要修复四平烈士陵园,建造四平战役纪念馆。因此,四平烈士陵园建得更早。由于当时吉林省的财政困难,战役纪念馆推迟了。

政治事务:他批评过你吗?

洪虎:2004年,我父亲生病住在301医院。那时,我还是吉林省的省长。有一次我去北京出差,去医院看望吉林省政府秘书长马。马曾任四平市委书记。一进病房,父亲就说:“马书记,您是个好人。当你还是四平书记的时候,你修复了四平烈士陵园。但是洪虎,作为吉林省省长,你没有完成四平战役纪念馆这么长时间。你是怎么当上州长的?”

马峻青给了我一个总结,因为他知道四平烈士陵园和四平战役纪念馆有什么问题。几天后,时任省委副书记的也到医院看望了父亲。父亲对全朱说:“书记,那天我对洪湖说的不是我儿子,而是吉林省省长。”后来,当我回到全,我传达给我。我知道我父亲非常关心这件事。2005年,我离开了吉林省。经过吉林省几届政府的努力,四平战役纪念馆终于建成了。

1946年四平保卫战胜利后,陶铸送给父亲一条毛毯,他的父母总是随身携带,不愿使用。1968年,我要结婚了,他们给了我们这条珍贵的毯子作为结婚礼物。我们把这条毯子送到纪念馆去收集。

谈论父亲的影响

你不要指望我为你的发展搭建桥梁和道路,你必须走自己的路

对我来说,1959年后他被调到吉林工作了18年,包括文革期间的经历,这些都深深地教会了我。在他父亲的一生中,他不想谈论很多事情。当他退休并写回忆录时,我们只知道一些事情。他真诚地对待他的同事,一生坚持说真话,从不落在别人身上,这一直影响着我。

政治事务:1960年他被调到吉林之前,他给全家打电话谈话?

洪虎:那是1960年4月。我是北京理工大学(现在的北京理工大学)的大二学生。一天晚饭后,父亲和母亲召集我们所有的孩子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并为我们孩子的下落做了安排。我的妹妹洪兴华,我的妹妹洪艳和洪炜,我的弟弟洪宝和洪小石等。继续留在北京上学。洪洋和洪静还在幼儿园,跟着他们去了长春。

父亲对我们说,一个人的寿命很长,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你应该学会辩证地看待生活的起起落落。现在你正处于上学的非常重要的阶段。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应该努力学习。你不仅应该学习知识,还应该学会与他人相处,学会独立生活,能够自立。

政治事务部:他有没有特别告诉你什么?

洪虎:晚上他把我加入他的书房,和我聊了很久。他说他现在已经犯了错误,他的工作已经改变,但是当他从军队转到地方政府,仍然有工作的时候,他仍然可以继续为革命做贡献。他不擅长告诉我政治,但他告诉我,处理世界的方式是拥有一颗对人们至关重要的心和一颗阻止人们的心。不要把人性和事物想得太简单。他也不想让我评论他的事情。他从未对党或国家做过任何错事。

我父亲还告诉我要好好照顾我的弟弟妹妹,做一个认真的人,把事情做好,独立生活。从那以后,我每个周末都骑自行车去参观我弟弟妹妹的学校。事实上,那时我还太年轻,我不明白很多事情,但是我父亲的冷静和镇定让我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力量。

管理:这会影响你的工作生活吗?他如何看待自己的经历?

洪虎:受父亲的影响,我推迟了入党时间,毕业后没有参军。首先,我在吉林后搬到了青海工作。我每年都去看望我的父母。在吉林,我父亲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从不抱怨。1977年8月,在中国东北生活了18年后,他的父亲被调回北京,回到部队。

18年的经历中,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必须始终相信真理,坚持原则,任何时候都不能为个人利益而有所得失。他说他希望任何时候都问心无愧。

政治事务:他对你的孩子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洪虎:他对我们很严格。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新旧经济体制发生了变化,一些干部子女经商,从计划和计划外指标中获利,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他警告我们必须按规则办事,走正确的道路,不要误入歧途。你不要指望我为你的发展建造桥梁和道路。你必须走自己的路。

在他的一个生日,我的家人聚在一起。他特别告诉我,随着国家的开放和改革开放,各种思潮随之而来。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做任何对党和人民有害的事情。我们不能被允许破坏这个光荣的革命家园。

政治事务:退休后你的生活怎么样?你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洪虎:2013年,我从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办理了退休手续。我从1963年开始参加工作,为祖国工作了50年。退休意味着履行国家法定劳动义务的终止,但并不意味着劳动权利的终止,也不意味着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信念的终止。我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意愿保持不变。将来,我还是会根据自己的认知和喜好选择一个

“在创作《洪学智》的过程中,我多次联系张雯阿姨和他们的孩子。作为长子,洪虎与父亲洪学智的关系最为密切。在我的采访和研究过程中,洪湖知事尽了最大努力协调和帮助收集必要的信息,但他们从来没有干涉我的写作,给了我充分的自由和独立,让我能够判断和深入了解洪老的生活。他们对洪老的坦荡生活充满了信任。

我听一个出版社的老师说,有一次他去洪老太家讨论《洪学智》的出版细节。洪老留他在家吃饭。当时洪湖已经是吉林省的省长了。吃饭的时候,洪虎正站在洪老太身边给客人倒酒。洪老认为,洪虎是一个年轻的一代,一个孩子,所有的客人都来家里。年轻一代必须站起来斟酒迎接客人。

洪虎任吉林省省长时,洪老跟他说了很多,特别告诉他要注意丰满大坝的安全情况。这不仅是父亲对儿子的告诫,也是前领导人对下一任地方官员的告诫。

洪老的人格魅力影响了孩子们。他们不公开此事,其他孩子也没有涉足官场或商场,只是安静地学习。我见过洪湖总督多次。他一直都很简单,穿着得体。我跟着洪家的几个姐姐走出了家门。天热的时候,他们还带着风扇。吃饭的时候,洪省长付了账,姐妹俩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回去。他们是见过风雨的人。他们轻松而平静地看待一切。他们过着纯洁而平静的生活。”《 《抗美援朝战争回忆》》作者、着名军事作家章子怡(微信号:XJBZSE),撰稿人/北京新闻记者何强,照片采访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