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行业聚焦:青贮发力全产业链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1-19



在位于四川省眉山市红雅县的信和乳品青贮窖里,一群人围着检查员,仔细询问青贮饲料的干物质含量、水分等指标。这发生在第二届青贮饲料和饲料保护学术交流和工业展览会之后。

7月25日至27日,由国家饲料工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主办、四川省草原科学研究所主办的上述会议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来自100多个产学研机构的近400名代表深入交流了该领域的最新进展。记者了解到,交流主题涵盖了整个产业链的各个方面,包括青贮饲料和饲料保鲜原料、栽培、加工、机械、青贮饲料添加剂等。

青贮饲料作为草食家畜粗饲料的重要来源,对促进畜牧业的科学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战略意义。自2015年实施“粮食换饲料”政策以来,青贮饲料产业发展加快。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青贮饲料的供需仍有很大差距。青贮饲料产业未来应该如何发展?联盟秘书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福裕以本次会议的主题“绿色发展”回答了这个问题。

青贮饲料的需求在增加

目前,随着市场对肉制品和乳制品质量和数量需求的快速增长,对饲料原料,特别是高品质粗饲料的需求显着增加。"粗饲料是反刍动物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研究员刁启宇(Diao Qiyu)在会上表示,粗饲料为反刍动物提供大部分能量供应,在维持瘤胃健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记者了解到普通粗粮主要包括干草和青贮饲料。什么是青贮饲料?青贮是指以绿色植物、农副产品、食物残渣等植物性材料为原料,在密闭的青贮设施中,由主要由乳酸菌组成的微生物发酵,制备可长期使用的产品的加工和贮藏过程。

在普通青贮饲料中,玉米青贮饲料与全株玉米青贮饲料比较常见,半干青贮苜蓿青贮饲料饲喂效果好。根据这种加工方法,青贮饲料更常见的是储存在地窖和袋中。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支持青贮玉米种植和苜蓿等牧草种植”。同年,启动了“粮食换饲料”试点项目,重点是降低粮食玉米产量,增加青贮玉米种植面积。

根据农业部的数据,自2015年以来,青贮玉米的种植面积和总产量逐年增加。其中,2016年青贮玉米种植面积约1000万亩,总产量接近4000万吨。

目前,各地区也在积极发展以青贮玉米为代表的青贮产业。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是四川省“粮饲”十大试点县之一,集中试验示范了国内外40多个青贮玉米品种。记者跟随代表们参观了红雅县包保镇青贮玉米示范区。

据报道,洪雅县“粮饲”青贮玉米示范区取得显着成效,带动全县10个乡镇种植青贮玉米3.2万亩,帮助农民增收5472万元。其中,发展大农户126户,大规模种植青贮玉米亩,平均亩产3.8吨,收入1700元左右。

但就全国而言,一方面青贮玉米的种植面积和总产量逐年增加;另一方面,供求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据粗略估计,2017年中国南部地区青贮玉米的供需缺口将超过5200万吨。”四川草业科学院院长白士河说。

根据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博士后朱钰的说法,青贮饲料目前在奶牛生产中起着重要作用,但在肉牛、绵羊和其他动物生产中,青贮饲料的比例仍不到1/3。

whol

据介绍,目前青贮饲料的生产技术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田间收获、切碎和投掷的综合收获、加工和储存技术,另一种是田间收获、运输和切碎的分段收获、加工和储存技术。

“在集约化程度高、地势平坦的地区,综合收获加工是主要方法,而在集约化程度低的地区、山区或非毗连地区,分段收获加工是主要方法。”朱钰说。

随着青贮饲料工业的快速发展,饲料机械化的进程也在加快。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5年,中国饲料收获机械数量逐年增加,2015年达到25.62台。

此外,随着技术应用的深入、技术水平的优化和人员素质的提高,影响青贮饲料质量的关键环节,如原料收获、添加剂种类、切碎、揉捏、重压、封口等控制技术的研发。以及技术集成的创新,青贮饲料产业的技术水平得到了提高。

据报道,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大量推广秸秆黄贮,并在80年代开始推广示范全株玉米青贮。目前,饲草青贮种子企业、收获加工机械服务合作社、青贮饲料生产企业、青贮饲料消费企业和水产粪便处理企业等循环产业链已经形成。

市场扩张仍在推进

根据《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年)》的要求和《全国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2013-2020年)》的发展目标,畜群规模仍有扩大的空间,从粗放型生产向集约化生产和管理的转变需要优质青贮饲料的物质支持。

2016年,全国121个试点县将实施退耕还林工程,覆盖678万亩。据统计,青贮玉米全株占待补牧草613万亩,高粱、苜蓿、燕麦等优质牧草64.9万亩。青贮玉米整株已成为需补植的主流作物。

但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青贮饲料的特殊品种、销售等。在国外,青贮玉米是指专用青贮玉米和食品饲料两用玉米,两种玉米之间差别不大。然而,我国专用青贮玉米、谷物和饲料玉米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一些专家解释说,严格来说,饲料玉米应该属于秸秆,而不是青贮玉米。然而,我国专用青贮玉米由于植株高大,其生物量产量高于普通玉米,但淀粉含量和干物质含量不如普通玉米。

此外,在整个玉米青贮过程中,市场利益分配不均衡,往往导致农民利益得不到保障,风险更大。对此,俞竹表示,政府管理部门应主动承担协调、组织、服务、监督等职能,以实现各方利益。

调查显示,2016年,我国大部分青贮玉米农民赚钱,但个体农民失去了所有的钱。据专家分析,主要原因是品种不对,没有订单。专家提醒今年种植青贮玉米的农民要小心,掌握订单和品种。农业部副部长俞康震强调,“以粮代赈”应因地制宜,合理确定农作物品种。各地要充分考虑资源条件,尊重种植方和育种方意愿,合理选择适宜品种,实现多元化发展。确保饲草可以出售、出售并具有良好的效益。

“城乡一体化、土地流转、配套基地、环境卫生、机械制造、市场监管、资金注入等。这些都为青贮饲料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机遇,并将促进青贮饲料产业的升级和进一步发展。”朱钰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8-02第7版)

豆豆小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