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故事:我被绑架勒索的真相浮出水面,才知男神欺骗了我十年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2-27



Read Story Every Day应用作者:人们对

1的记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沈伟的记忆始于他两岁时,当时他哭着叫潘亮。

沈伟和他的母亲住在沈嘉的老房子里,直到他六岁。那时,沈力还在上小学。林东集团没有像现在这样发展得好。沈明达仍与莫拉同甘共苦。没有抑郁症,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也没有王慧如。生活处于最真实、最美好的状态。

为了更好的照顾沈力和管理林东集团,莫拉几乎把整个沈伟都交给了马林,所以沈伟在六岁之前就像个小霸王一样被宠坏了。

当她两岁的时候,淘气的沈薇总是生病。她一直有扁桃体发炎和高烧。为了防止她生病,莫拉严格要求马林不要给沈伟冷饮。这个禁令伤了沈伟的心。马林经常带她出去玩。当她看到其他孩子在吃冰淇淋和其他冷饮时,沈伟看着他们一家人艰难地走着。几乎所有带孩子去玩耍的邻居父母都认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哎哟,林大姐,看你的沈伟!”

马林带着沈伟去社区玩,接到了莫拉的电话。莫拉告诉她晚上多做些菜。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附近一个孩子的父母抓住了。马林挂了电话,她听到孩子在哭,她心里突然担心起来,但又定睛一看,哭的不是沈伟,而是一个小白娃娃,他指着沈伟,嘴里呀呀地说着什么,而沈伟却是一口一口地吃着手里的甜头,那表情,更别提有多专注了。

“林姐,你的小丫头太嚣张了,她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打了我们一记耳光。”孩子的父母仍在抱怨,毕竟是孩子,她不能带沈伟,但总是她自己家的孩子遭受了损失,他们必然要从马林那里恢复过来。

“潘奶奶,我真的很抱歉,”道了歉,想着把抱到怀里。"林奶奶过会儿带潘潘去再买一个,好吗?"

潘亮的祖母还没来得及说话,魏已经采取了行动。她一只手抓住马林怀里的潘亮,另一只手拿着甜筒,粘在潘亮的嘴上。“这里,这里,有点新。”她一边说,一边舔着嘴角的奶油,这是她在把蛋筒还给潘亮之前又吃了两次后剩下的。

潘潘奶奶被沈伟的出现逗乐了。"林姐姐,你的小女儿只是一个小人物."

马林微笑着跟在后面。小梁看着沈伟,她的黑眼睛盯着她的脸,一些眼泪仍然挂在她的脸上。

从这一天开始,每当马林带着沈伟下楼玩的时候,潘亮就会追着沈伟跑。每次,他总是让奶奶给他带些好吃的零食。当他看到沈伟时,他给了她一些吃的。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总是呆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上幼儿园,度过一个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

沈伟的小巴掌不仅给他带来了吃不完的冰淇淋,还带来了一个小跟班和警卫。

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沈伟!”高中第一学期开始时,沈伟刚走进校门,就听到有人在叫她。她寻找自己的声音,突然发现站在门口向她挥手的是潘亮。

三年级前,沈伟在沈嘉故居附近的一所小学上学。他从未离开过潘亮。后来,莫拉把沈力送到国外读高中和大学。她带着沈伟回城里住,沈伟在城里上小学。潘亮为此伤心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每个周末,莫拉都会带着沈伟回他的老房子住两天,两个小朋友还会见面。

林东集团逐渐发展起来。此时,莫拉已经将权力下放给沈明达,让他来管理,而她却全心全意地陪伴着沈伟,以弥补多年来对女儿的亏欠。

只是,自从沈伟进了初中,莫拉就没有带沈伟回他的老家。

“潘亮,你为什么在这里?”沈伟很高兴见到潘亮。她跑过去抓住潘亮的胳膊,像小时候一样,微笑着看着他。潘亮也很开心。他很久没见沈伟了。此刻,他没有足够的眼睛盯着沈伟。“傻笑什么?你为什么在这里?”沈伟看见潘亮傻乎乎地笑着不吭声

潘亮点点头,“我妈妈说如果我能进入年级前十名,我将被转到另一所学校。”沈伟听了一愣,“十佳?”她知道潘亮以前就读的中学是一所重点中学,能够进入前十名,这对潘亮来说是一个奇迹,因为他的成绩一直徘徊在中游。

潘亮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哇,潘亮,你太棒了!”沈伟尖叫道:“我的天啊,在年级的前十年,我没想到有一个学生欺负我。”

潘亮微笑着看着沈伟。他知道他母亲的话只是随口说说。就他当时的成绩而言,要进入前十名几乎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知道他投入了多少努力和努力。他把他母亲的笑话当作实现它的承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和沈伟一起上学,才能像小时候一样天天见到沈伟。幸运的是,他做到了。幸运的是,面对这样的结果,他的母亲没有把它当作一个笑话。

"你很久没有回你的老房子了。"聚会后,小朋友们终于可以在放学后坐下来聊天了。潘亮打开手里的薯片袋,递给沈伟。

沈伟伸出手,把一个薯片塞进嘴里。“我妈妈病了。”她微微垂下眉毛,低垂的眼睛隐藏着潘亮从未见过的忧郁和孤独。在潘亮眼里,沈伟是一个快乐天使的化身,忧郁、悲伤、悲伤等情绪不应该出现在沈伟身上。

“阿姨生病了?严重吗?”潘亮焦急地问道。

沈伟摇摇头。“这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她抬头看着潘亮。“抑郁症,非常严重的抑郁症。”

潘亮含糊地“哦”了一声,沈伟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和她父亲吵架时,我并不感到担心或害怕,但是现在他们不吵架了,相反我开始害怕了。我妈妈不想见任何人。我想和她呆在一起,所以我很久没有回我的老房子了。”

潘亮看着沈伟突然长大,觉得有点不舒服。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感到不舒服。这样的沈伟是想不到的。

“别害怕,沈伟,我会陪你的。”潘亮说:“阿姨的病也会好起来的。我听说过抑郁症。让病人保持好心情是必要的。让我们一起想办法。”

“嗯,”沈松了一口气,“沈立常回电话。当他打电话时,他的妈妈非常高兴。”潘亮看了一眼沈伟,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有时候想,也许沈丽是我妈妈的孩子。我刚刚被我妈妈收养了。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带我去马林照顾沈力。我曾经认为马林是我的母亲。”沈伟淡淡地说,但话里的落寞无法隐藏。

"据说我女儿在前世是我父亲的情人,我父亲会是我女儿的奴隶,但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对我父亲来说,我可能和家里的一件家具没什么不同。我真的想一直做个孩子。那时,我无忧无虑。林妈妈宠坏了我。我也不觉得我缺乏爱。但是当有人要什么东西的时候,麻烦就来了。”沈伟木然地把薯片一片一片地放进嘴里。

沈伟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些话。她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些关于爸爸妈妈和爱情的话题。也许是因为潘亮是她最信任的伙伴,所以她愿意透露自己内心的一丝痕迹。

事实上,那些总是看起来快乐的人并不总是快乐的,因为他们总是拥有快乐的东西,但是只有看起来快乐,他们才能抵抗内心的强酸。

潘亮静静地听着。他知道,目前他只能给沈伟忠实的陪伴。

"潘亮,你能来真好。唯一的遗憾是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但这已经足够好了。我非常满意。”沈伟站了起来,脸上再次布满了她招牌式的笑容,“对了,你住哪里?它离你家很远。”

"我暂时住在我的月经之家。"

“哦,那很好。我妈妈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否则,你可以去我家。”沈伟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你怎么回家?”潘亮也跟着站起来问道。

"离我家不远。我乘公共汽车或步行回家。”

“我送你一程。”潘亮指着停在附近的自行车说。

春风仍然有点冷。沈伟依偎在潘亮身后,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潘亮的口袋。这就像轻轻拥抱潘亮。

我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这样走下去。潘亮对着风微笑,心想。

3

我被绑架和勒索的真相浮出水面,却发现男神欺骗了我十年。

“潘亮,我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你先走。”中午在食堂,沈伟对潘亮说:

“你在做什么?”

"我约好了去图书馆。"沈伟说话的时候脸有点红。

“你和艾文一起去吗?”潘亮下意识地问道,期待着沈伟,希望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如果是李义文,他不会担心,因为他知道沈伟把李义文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不,是许明哲。”沈微微一笑,柔声答道,她的头微微低垂,如此温柔,是从未见过的。

潘亮觉得好像有一双手在撕扯着他的心。它又酸又痛。他沉默不语,但沈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他简单地加了:“他答应给我补课,图书馆仍然很安静。”她平静地说,但她脸上的甜蜜已经透露了她的快乐心情。潘亮只觉得眼花缭乱。

许明哲是学校里有名的学生恶霸。潘亮到达学校时就知道了。因为他英俊的外表,很多女孩都暗暗喜欢他,但他相对来说比较冷漠和安静,而他让女孩哭的不知道有多少。

他愿意单独为沈伟补课?在潘亮看来,这是一种变相的约会。

我该怎么办?潘亮很焦虑。他一直认为沈伟信任他,依赖他。他们一起长大。自然,没有人能取代他们的感觉。然而,事实告诉他,他的青梅竹马已经喜欢上了别人。

"我告诉妈妈和欧文的哥哥去图书馆。如果她来问你,请记得帮我把它弄圆。”沈伟吃得很好,起身告辞。

潘亮也站起来问:“你为什么说是尤恩兄弟?”

"我妈妈不信任我晚上出去。只有当欧文的哥哥打电话约我出去时,她才同意。”沈伟说道。

潘亮知道莫拉和李的家人关系很好。在他们眼里,沈伟和李义文是青梅竹马。

“哦,叶夫根尼愿意帮助你。阿姨可能不会问我。”潘亮有点不高兴,但他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不高兴,也不知道自己在为谁不高兴。

"做好危险的准备。"沈开心地笑了。

“我可以走了吗?”潘亮没有反抗,脱口说出了他在说什么。

沈伟愣住了,然后脸变得更红了。"潘亮,这是我第一次和许明哲约会."

言下之意是他绝对不适合去。

沈伟看到潘亮失望了,马上说:“下次怎么样?我会邀请你和许明哲共进晚餐。”

听到这些,潘亮更加沮丧。她和许明哲呢?这话怎么听怎么都不舒服,和许明哲相比,自己明明跟沈伟更亲近,可这话一说出来,他就成了局外人。

看着沈伟轻快地走进教室,潘亮知道有些事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改变了。

4

潘亮潘亮把自行车推出校门,正要骑车回家,突然听到有人喊他。回头一看,他看见一辆崭新的黑色奔驰停在他身后。沈明达从副驾驶的窗口探出头来叫他。

“你好,沈叔叔。”潘亮下了自行车,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啊,你好。潘亮,你看见沈伟了吗?我给她打了电话,但没人接。”沈明达打开车门,下了车。

"没人接电话吗?"梁愣了一下,他想起了这几天送沈伟回家的事,她总是一放学就冲出来,像是躲着什么人,难道是躲着沈明达?

“我没看见她。”想到沈伟此时又跟许明哲在一起,潘亮就有些不满。沈明达见潘亮也没见沈伟,便有些失望。

"这个女孩没有接电话。她在学校没看见任何人。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沈明达一边上车一边嘟囔着要走,“沈叔叔,有什么事吗?你不能晚上回家对她说不吗?”潘亮问沈明达。

“哦,没什么。我先走,潘亮。”沈明达什么也没说,很快启动了汽车,离开了。

“他能有什么事,不希望我陪他参加任何鸡尾酒会!关注任何事情肯定不好。我不想回家太久。因为他仍然记得有我的女儿在这里学习。”沈伟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语气充满了怨恨,但他显然不想细说。潘亮也不想再问任何问题。他也听说了沈明达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今天下午我带你放学回家!”潘亮把一块红烧肉放进沈伟的碗里,漫不经心地说,但他的眼睛却带着期待看着沈伟。

"好的。对了,跟我去天元街吧。”沈伟吃了块红烧肉,简单地说。

“为什么去天元街?”

"许明哲明天过生日。我想给他一份礼物,但我不知道该送什么。请帮我选择。”

潘亮只觉得他的心好像掉进了一个冰洞。他握着沈伟的手,以为她理解他的心,但他没想到他已经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不。”潘亮吐出这两个字,放下筷子,收拾好饭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管沈伟怎么称呼他,他都没有回头。

下午放学后,沈伟在自行车前等潘亮。看到他来了,他抓住他的胳膊说,“潘亮,好潘亮,跟我来。我答应你,我也会给你一份礼物,好吗?”沈伟洒娇,他的黑眼睛闪着星星,可怜巴巴地看着潘亮。

好吧,好吧,潘亮心里嘀咕着。他怎么能抗拒沈伟的撒娇行为,把她痛打一顿呢?他的要求是什么?他没见过吗?

"明天是许明哲的生日,你也来."沈伟坐在潘亮的自行车后面,小心翼翼地对潘亮说。

“不”。

“走!”

"如果你再说一遍,我们就回家。"潘亮停下车,用一只脚支撑着它。

“好了,好了,不要了。”沈伟默默地翻了翻白眼,心里说道,“真是头顽固的驴。”

"潘亮,这学期结束时,我们就要进入高中了。高考就要到了。你想过你将来要做什么吗?”沈伟看着夕阳中两个人被拉的长长的影子,突然问潘亮。

“我想当警察,你呢?”

“啊?警察。你想当警察,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沈伟很惊讶潘亮竟然在沉默中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

"你也没问。"潘亮声音低沉。他想成为一名警察,永远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哦。我还没有决定,但是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沈伟踢了踢自己的小腿,轻轻揽住潘亮的腰,轻快地说道。

许多年过去了,潘亮仍然记得他当时的心情。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没有许明哲和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以为自己和沈伟的理想早就实现了。

不幸的是,似乎没有这样的事情。

(作品名称:《爱有天意:沈微,我只喜欢你》,作者:刚认识。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程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查看故事的精彩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