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我在卡点一昼夜:累并感动着

文章作者:来源:www.xax495.com时间:2020-02-23



在关键路口设立检查站,对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是预防和控制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的一项重要措施。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在检查站值班,他们背后的艰辛和努力让普通人难以理解。崇文大道是从东到济宁市最重要的交通要道。2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澳航,与值班人员一起吃、住、干了一天一夜,感受他们遇到的小事情。

“一日班后,测温枪的拇指肿了”

在崇文大道和东二环路口,值班人员由交警、交警、城管和特警四个部队组成。共有8人,主要是测量体温、登记和检查进入济宁市的人员。2月10日,济宁市多家企业恢复生产,车辆数量开始增加,值班人员工作量大。

上午8: 00,当记者到达卡点时,济宁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交通局局长赵建穿上了一件黄色荧光马甲,上面写着“交通执法”。记者的任务是测量体温,并向值班的李健登记通过检查站的人员。早上的温度很低,测温枪很“精致”,必须放在他温暖的怀里,否则他不会显示温度。十支钢笔被放在了挂号站。此外,由于温度和风的影响,墨水流动不顺畅,甚至无法书写。我们只能把笔放进嘴里,“哈哈哈”。

大约11点钟,两支体温枪开始“不诚实”,一支断断续续,另一支完全“罢工”。记者立即联系赵建报道了这一情况。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他安排了两支全新的测温枪被送去。将近中午12点的时候,一起值班的杨凯从单位食堂拿来了打包好的午餐,大家轮流吃。午餐盒里有三种蔬菜,一份米饭和一杯米汤。一些值班人员上了执法车,其他人坐在路边迅速吃东西。由于大风,记者藏在两辆执法车辆之间,并迅速把它叼在嘴里。食物在吃一半之前是凉的,但是杨凯非常满意:“这很好。前几天我们都吃方便面。”

离检查站1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集装箱,上面有一张单人床,上面有一个白炽灯泡和一个小电热器。这是值班人员轮流休息的地方。赵建说,由于施工仓促,临时架设的电线负荷太小,晚上开灯也没问题。如果电暖器同时打开,电线“受不了”,所以电暖器就成了装饰品。

一个日班下来检查717辆车和872名人员。这两组数字是什么意思?记者根据体温测量枪的拇指肿了,双手全是木制的,站久了会使脚麻、腰疼。直到晚上车辆数量减少时,记者才意识到他一大早从家里带回来的那杯水根本没动过。一天的水摄入量是我午餐时喝的那杯米汤。当我说话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喉咙很干,我的脸很粗糙,我感觉到一种皲裂的疼痛。

“不仅要做常规检查,还要做好解释”

在检查站,值班人员不仅忙于大量的常规工作,如温度测量、登记、检查等。还要花很多话向大家解释和解决矛盾,而这方面的工作更耗费精力。济宁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交通局副局长孔令国告诉记者,“自2月2日检查站成立以来,绝大多数行人都很合作,但也有一些人不理解甚至反对。”

下午3: 27,一个三口之家从兖州区开车去济宁高新区,被值班交警拦下核实相关信息。“这是我们第一天出门,我们不知道要出具什么证明。我们知道我们受到严格控制,但我们不能让人们无法回家。”开车的那个人激动地咕哝着离开了

下午4点,一名司机在值班人员面前停下车,“主动”交出了他想通过检查站的证明。但是当值的交警一眼就看出出了问题。原来,为了顺利通过卡点,对方借了别人的身份证,贴上自己的名字,伪造了一张证件。交警不仅看穿了张贴的姓名,还指出证件上的身份证号码与身份证号码根本不匹配。交警没收了伪造的证件,另一方顺从地自动返回。不久,曲阜的一对夫妇要去嘉祥县的济宁曲阜机场接他们的儿子去深圳工作,因为没有证明文件,他们就通过了检查站。下午5: 30的航班很快就要错过了,孩子的父亲正在流汗。在检查了航班号和乘客信息后,工作人员要求记者测量他们的体温,并为他们开通了一条“绿色通道”。

下午5点后,开始进入高峰时间。大约早上5点15分,几辆公共汽车从第八工业园区和其他地方开来。公共汽车上人太多了。如果你检查你的体温并逐一登记,你会造成车辆和临时工作人员的积压。经过讨论,让公交车司机代表车上人员下车登记并签署承诺书,确保车上人员在离开工厂前测量体温,体温正常,然后放行。

日出前的夜晚,艰难与情感并存。

不知不觉中,明亮的满月已经挂在东南天空很久了,白天的噪音已经渐渐消失,渐渐平静下来。晚上7: 30左右,各单位值班人员陆续换岗,因为夜间车辆较少,值班人员减少到5人。

晚上8: 20左右,一男一女开车经过检查站。在量了体温并登记后,这个人并不想离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面具,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刚刚接手的刘枫坚决拒绝了。但是对方已经很快离开了,边走边说:“我是久尔面具厂的。这是我们自己用的。你在这里值勤不容易,所以让我为抗击这一流行病作出一些贡献。”刹那间,刘枫热泪盈眶,在路灯下闪闪发光。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我们匆匆看了一下,发现前面的汽车正在停下来检查。后面那辆车的司机低下头,在车内翻找身份证,然后停下来。结果,他追尾了前车。但两人说,“我们不会报警。流行病期间我们不会打扰你。我们会尽快解决这件事,然后离开这里。”说话间,两人拍下了事故现场的照片,并将车开到路边。

夜越来越黑,白天越来越冷,交通越来越少。说话的刘枫开始给我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今年他42岁了。2003年,当他抗击非典时,他在兖州和宁阳交界处的检查站值班。当时,一个咳嗽和发烧的工人被筛选出来。刘枫挥挥手说:“当时我才25岁,我一点都不害怕。与队长合作,冷静地阻止此人,并将他移交给当地医院。”他女儿出生的那一年。现在,他的女儿已经17岁了,他仍然坚守在前线。"我喜欢这份工作,早就习惯了和前线的每个人一起战斗。"刘枫告诉记者,自检查站成立以来,他已经连续9天值班。

凌晨2点后,基本上没有车了。在与刺刀垂直的东二环路上,偶尔会有一辆大卡车飞驰而过,使得从近到远的声音显得特别空荡和深远。年轻人不饿。年仅30多岁的潘雷和另一名年轻的特警钻进执法车,泡了一桶方便面充饥。“让他们吃吧。我老了,晚上不想吃东西。很难吃。”刘枫说道。看到记者瑟瑟发抖,坚持说天气不冷,刘枫从执法车上拿出一根“温暖的宝贝”放在记者手里:“坚持住,成功了!”

这样,每个人都轮流“眯着眼睛”观看,他们的内心渴望太阳能能更早升起。二月六点左右